新聞網
[舊版網頁] 白楊首頁 | 2019年08月22日 星期四

李彬:十載奔波為學生

分享到:
   2019-04-25    作者:記者/戈敏 瀏覽量:158

今年是李彬擔任班主任的第11年,從08年到19年,四年一屆,學生來了又走,她一直在背后默默目送。


“將來總有一盞窗戶是屬于你的燈”

李彬還記得有一年軍訓,大巴路過長安街的時候,坐在她旁邊的一個孩子眼睛直直地盯著外面的高樓大廈。這讓她想起了自己第一次到北京的時候,看著老西直門橋的車水馬龍、燈火通明,母親對她說過的話:“你好好奮斗啊,將來總有一盞窗戶是屬于你的燈。”她也將這句話告訴給自己的學生。

16級通信工程班的情況比較特殊,剛入學的時候李彬發現班里困難生、少數民族、降分錄取的學生特別多,占了班級的大半,這為她開展思想建設和教書育人的工作帶來了一些困難。

為了不讓學生的心理產生很大的落差,大一一年,她對班委的要求是盡量不組織花錢的班級活動。

李彬還為16通信工程班爭取了很多的勤工助學的崗位,申請了大量的助學金。截止到2018年12月,兩個班共有42人次獲得校級獎學金,16人次獲得院級獎學金,10人次獲得國家勵志獎學金,9人次獲得校勵志獎學金。她希望大城市給學生帶來的震撼能夠轉化成奮起直追的力量。

“做老師其實和醫生一樣,對這些孩子是有責任的,像醫生救病人一樣。”李彬說。


“給你們班上課特舒服”

已經當了十一年班主任的李彬,最喜歡聽到的一句話就是“給你們班上課特舒服”。

“良好的班風對整個集體也是有意義的。”李彬說。作為2016級通信工程1、2班的班主任,她做的比較多的事情就是盯緊學生們的學習。

李彬和通信1班的同學合影 

2016年的時候,她為剛入學的16級通信工程1、2班的同學申請了一個自習教室,在一教的401。大一上學期的每天晚上,1、2班的同學就在教室里學習。一個學期下來,1、2班的學習風氣得到良好的改善,教1、2班高數的池振明也給出了“這一屆的學生比上一屆好很多”的評價。

李彬不認為一個大學生的全部就是學習,但是起碼不能被學習拖后腿,她覺得很多事不是說說就可以的,找學生聊天并不能從根本上解決問題,所以她在管理班級學生的時候會有學業告警制度。“成績實際上就能體現出你的生活狀態、學習狀態,沒有學位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她把自己的角色定義為一個大家都不太喜歡的家長的角色,起到一個時時警醒鞭策學生的作用。

“家長把學生送到這來,千里迢迢,遠離父母遠離親人,如果這孩子四年走得那么坎坷,其實家長非常難受。”李彬說。作為一位母親,她能夠理解家長們的心情,她常常想如果是她的孩子出現問題那她也會非常難受。她曾見過一個中年男人因為孩子學業的問題在她的面前哭得鼻涕一把眼淚一把,孩子進來之前又抹干眼淚不想讓孩子看出。這些都給她很大的觸動。所以她總是和家長們保持密切的溝通,向他們匯報學生在校的情況,一方面是為了讓家長安心,一方面也是為了讓家長起到一個督促的作用。

李彬和通信2班的同學合影 

16通信2班的學委弓雅杰覺得李彬老師的這些做法讓他們的大學生活“松而不垮”。她還提到李彬老師對學生的生活很照顧。“她曾經看到一篇講熬夜的傷害的文章,然后就對全班同學的睡眠時間進行了調查,并且反復強調熬夜的壞處。”弓雅杰說。她覺得,這樣的李彬老師“很可愛”。

讓李彬感到欣慰的是,16通信班幾乎所有的任課老師都和她說過“給你們班上課特舒服”。


“少走一些彎路總是好的”

據16通信2班班長黑正偉回憶,大一剛入學的時候班里很多的學生對這個專業感到很迷茫,很多學生都想要轉專業。

為此,李彬就在每次的班會上介紹專業的情況,從通信的技術講到對口的公司再講到行業的發展概貌,講一些在她看來是 “沒有什么技術含量科普類的東西”。但是黑正偉表示,正是在李彬老師的介紹引導下,他們漸漸對這個專業有了一些了解,喜歡上了這個專業。

李彬認為工科相對難,但需要的并不僅是在“死磕”課本上下功夫,還要有一些實踐的東西。所以她鼓勵學有余力的同學積極參與大創、競賽、科研等項目,同課題組的老師有比較好的科研項目時,她也會推薦班級學生加入。在她的帶動下,16級通信工程班競賽成績碩果累累。兩個班有20余人次參與到科研項目中,40余人次參與到理工類競賽中,30余人次獲獎。

李彬覺得,三年來班里學生最大的變化就是比起剛入學的時候變得不太迷茫了。“很多學生在高中的時候可能只有一個目標,‘我要考大學’,考上大學之后沒有了所謂的人生目標。”李彬說。她作為一個班主任需要做的就是讓學生在回過神來之前先把學業這關過了。她相信“每一個人對自己的人生有規劃就不會太差”,所以在大二下學期的時候,她就提前對班里學生的畢業意向進行了統計。她鼓勵學生考研,不管是考本專業還是跨專業,因為各個行業的起點都很高。經她的點撥,班里的學生現在的主要目標就是考研。

“不是說沒有學位你人生就完蛋了,但確實它會讓你的道路走得很窄,會讓你失去很多的機會和選擇,”李彬說,“未來的路是說不清的,但少走一點彎路總是好的。”

李彬希望班里的每一個學生都能感到在集體中是受益的,是在一個喜歡的集體中,而不是一盤散沙似的,四年之后就散了。

(編輯:冼曉晴)

中國傳媒大學官方微信
中國傳媒大學官方微博
湿女影院试看区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