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楊網
登錄

中國地震人:永遠堅守著那份初心

分享到:
來源: 光明網-《光明日報》    2019-07-10    作者:白樂天 瀏覽量:372

者按:今年3—5月,多所高校學生以社會實踐的形式與媒體記者一起,來到觀象臺、“兩彈城”、高鐵研發的第一線,親身感受、深情記錄科學家們吃苦耐勞、默默奉獻在科研一線的感人事跡,每一篇隨記都帶著他們內心最真實的感動。今天,我們選取其中幾篇,共同感受當代大學生筆下那永遠閃光的“兩彈精神”、那值得敬佩的中國“高鐵人”“地震人”。

1930年,中國地震觀測的先驅者李善邦先生來到北京鷲峰山,建立了北京鷲峰地震臺,這是中國第一個使用近現代科學方法觀測地震的地震臺。經過89年的發展,中國地震觀測事業不斷前進,終于達到現在的國際先進水平,中間的艱難與堅守,只有地震人才有切身體會。

在此次蹲點采訪中,我們遇到了許許多多為中國地震研究事業發展默默付出的人:他們有的在20世紀50年代建臺站恨不得把一個硬幣掰成兩半花,有的為了測得一組正確數據幾個月就白了頭;有的曾經參與了南極和西藏的臺站建設,有的正在援建尼泊爾等“一帶一路”國家的臺站;有的正準備離京前往邊疆執行任務,還有的將繼續扎根基層捕捉大地的脈搏……

 

  周錦屏:西藏建站需要雄心和決心

    周錦屏,高級工程師。1955年,從同濟大學測繪專業畢業的他被分配到北京的中國科學院地球物理研究所地磁組工作,1956年赴藏籌建拉薩地球物理觀象臺。

今天的西藏在人們眼中是旅游勝地,可在50年代初期,在重重大山和萬丈高原的組合之下,西藏是一個十分神秘的“禁區”。周錦屏老人回憶說:“當年進藏連一條正常的公路都沒有,只有一條被來來往往的汽車硬生生軋出來的簡易公路,路上坑坑洼洼的,我們20多輛汽車顛簸了22天才到達拉薩。除了沒有路,一路上的后勤供給也要自行解決,建臺人員只能與地質局進藏人員結伴集體出發,自行解決吃穿住行。”

  籌建的過程也十分坎坷,地磁臺站與其他臺站不同,其所用材料必須是無磁或者弱磁的。因此,整個臺站的建設沒有使用一枚鐵釘,全部使用銅釘。而當時西藏很困難,物資短缺,不光是銅釘,水泥、木材、銅燈泡、紅燈泡等材料,都是從內地運到拉薩的。周錦屏記錄了當年籌建拉薩臺的花費,一共是355266.01元。

  “當年的30多萬啊,對我們來說都是天文數字。”周錦屏感嘆道:“建一個臺站太不容易,沒雄心壯志是不行的。花錢多,堅守也不易。”正是當年嘔心瀝血建成的這座拉薩臺,填補了西藏地區的數據空白,成為世界上第一座高原地球物理觀象臺。

朱戰斌:為地震監測事業踏實堅守30年

  高級工程師朱戰斌,是北京國家地球觀象臺的一名研究員,1990年7月,他從防災技術學院地球物理專業畢業后就來到這里工作,在地震觀測第一線扎根堅守30年。

  1998年1月10日11時50分,朱戰斌正在北京國家地球觀象臺值班。忽然,“嗡——”,值班室內的警報器發出刺耳的蜂鳴聲,地下滾雷般的地聲隨之而來,緊接著地面開始晃動,人也跟著晃動,窗戶扭動吱呀作響,他來不及多想,條件反射似的撒腿就往監測室跑。儀器都是操作過無數遍的,他飛快地將地震數據匯總分析,幾分鐘后,確認地震發生在河北省張北地區,震級里氏6.2級。后來,這次地震被命名為張北地震,是近年來我國華北地區最大的一次地震。“我當時就想趕緊確認地震發生在哪里,它的大小及震源的深度。”朱戰斌說。

  “因為報警器是自己研發的,我們可以自己換音樂。有一段時間我們把報警音樂設置成《致愛麗絲》,這首貝多芬寫給心愛之人的浪漫歌曲,后來在工作中竟成了一首讓人精神緊張的戰斗曲。”朱戰斌笑著說,“我聽說過有同志在夢里還能聽到《致愛麗絲》被驚醒,我沒有過,可能我下意識里希望地球永遠不要有地震吧。”

  每一次地震的發生都是未知的,臺站的一線監測人員每天做的,就是堅守。朱戰斌與他的同事們這一堅守,就是30年。

侯建民:機器人速報1分鐘覆蓋數億網民

  2019年4月18日13時01分,臺灣花蓮縣海域發生6.7級地震。地震發生后僅1分多鐘后,中國地震臺網中心的地震速報機器人就自動生成了一條地震消息,包括該地震的相關參數、震中地形圖、周邊熱力人口數據及震區的歷史地震數據等信息,并通過微信、微博等社交媒體以及各大新聞客戶端向社會發布,瞬間覆蓋國內數億網民。

  “是老百姓的需求和科技的發展推動我們開發這樣一款產品來為網民服務。”中國地震臺網中心數據服務部副主任侯建民說。

  侯建民是地震速報機器人的開發者,在談到研發的初衷時,侯建民說:“剛開始的想法很簡單,就是追求快。”早先的老先生們做地震速報要拿著尺子在記錄紙上測量,而現在,速報機器人開始用光速追趕地震的腳步。在幾秒之內,速報機器人根據獲取的地震參數就能寫幾百字,生成十幾張圖,根據地震信息自動擴充出20多項內容,比如地震周邊有哪些村莊,哪些縣城,有多少人,這些都是毫秒級計算的。

  當然,求快的同時也要保證質量,準確的數據才是地震播報的生命。如何給質量把關,才能保障其絕對正確?侯建民說:“首先從數據源來保證,不管是突發地震的速報參數,還是基礎的背景數據,它的來源都是官方來源。其次它的信息處理過程是安全可靠的,處理規則是嚴格的。最后,它的表達格式只是陳述事實,不帶有任何評判性質。”

  地震速報機器人的可靠性在真實的地震應急中也得到了檢驗。在九寨溝地震發生期間,地震速報機器人自動產出了諸多震中信息,為這次地震應急響應機制的精準調整提供了重要依據。現在,該機器人已經成為地震應急指揮決策的小助手。

  在與網民的互動中,侯建民成了微博網民口中的“震長”。原來,因為速報機器人推送的地震信息又快又多又準,而且來自權威性的官方平臺,所以在網上跟網友征名時,大家認為權威為“長”,從“震”從“長”,是為“震長”。

這就是中國地震人永遠堅守著的那份初心。

中國傳媒大學官方微信
中國傳媒大學官方微博
湿女影院试看区域